人生屋
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读者文摘 > 人生 > 笑说赞美

笑说赞美

时间:2016-12-11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赞美是我们最熟悉的事情,好孩子是夸出来的,我们也都是在赞美声中长大的,爹妈夸,老师夸,同事夸,领导夸……当然,与此同时,我们也在学习赞美别人,夸爹妈,夸老师,夸同事,夸领导,夸单位,夸家乡,夸祖国……总之,就像鱼儿离不开水,我们生活在赞美和被赞美的温馨中,像金鱼一样,优哉游哉吐着赞美的水泡泡。有着精神生活的我们,赞美是保持我们和谐生存的重要元素,不能想象,一个从来没听过赞美之词的人能够长大,同样也不能想象,一个对任何事情都绝不赞美的人能是个精神正常的人。赞美与被赞美,也就是爱与被爱,喜欢与被喜欢。幸福是什么?就是有着爱与被爱,喜欢与被喜欢的人生嘛。大了讲,爱世界爱人类爱国家爱故乡,被世界所爱被人类所爱被国家所爱被乡亲所爱;小了讲,如王世襄爱蛐蛐爱鸟笼爱家具爱字画,也因爱成为人生充满情趣的大玩家名扬天下。幸福与赞美分不开,千真万确;然而,赞美也不一定全是幸事全是福音,也有各种变调和杂音,细细品,就能体会出生活的多种滋味。
  
  赞美之声,如果有了功利之心,不是发自内心,而是以赞美换取现实的利益,这就叫阿谀奉承,叫拍马屁,这类东西在与名利最近的场所充盈弥漫,成为公害。“被赞美”者如果位高权重,如果财大气粗,那么,“被赞美”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就官德而言,廉洁奉公者,也需要“被赞美”。金杯银杯不如百姓的“口碑”,当然这口碑应该是赞美才好。然而,为官者更应明白,“被赞美”对于在位者不是一件不易得到之物。如果太喜爱“被赞美”,上有所好,下必风行。如果媒体一片赞美,如果各种文艺作品一片赞美,其实就不一定是好兆头。“被赞美”对那些位高权重者,是属下最低成本的回报。开国领袖有句话,好话坏话都要听。我觉得,被赞美不需肚量,听得进坏话却需修养;我还以为,能“被赞美”容易,能听到坏话还需要说话者“愿说并且敢说”的条件。这种条件,不仅需要个人的开明,还需要制度的保障。
  
  赞美之词,在同窗同行同事之间,是维系人际关系的重要元素。这并非坏事,也在情理之中。如果同行是冤家,同窗无好言,同事互拆台,弄得人际关系紧张,环境不和谐,谁的日子也不好过。但是赞美之词成为一种利益共同体之间的交换物,那么,这一次“被赞美”就要准备下一次用赞美来抵还。记得曾读到一篇批评文章,说学术界有这么一种不正之风,师出同门或同一名校的同窗彼此赞美,那么,这一批学者就成了“互相抚摸的男人”。话说得挖苦,但确实说出了一个道理,现在文学圈有那么一些批评家实际上基本不批评,主要的工作是“赞美”捎带着“被赞美”。都在说文学无大家,然而“赞美”和“被赞美”却是当下主要的文学批评方式。
  
  尽管我对赞美说三道四,我依然是一个对世界充满赞美之心的人。真的,当我从地铁口出来,看到那些匆匆的打工者,我赞美他们闯进都市的勇气。注视背着沉重书包的孩子,我赞美他们带给早晨的快乐。赞美路旁的树,它们站在喧嚣的车道旁多不容易,赞美从云中露脸的太阳,它总不后悔升起又会落下,多好啊,无论生活着还是活着!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