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屋
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读者文摘 > 人生 > 假如我终究无法闪耀

假如我终究无法闪耀

时间:2016-08-11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昨天,一位诚意十足的编辑朋友,在新书选题通过之后,开始与我谈合约。钱的方面我根本没纠结,差点儿就直接签约了,直到编辑朋友说,想把我拟的书名《少年心事何足道》改成《以自己最骄傲的方式活着》。我说:“等等!这个约我不能签,我不能忍受自己的名字和一个这么鸡汤的书名挂在一起……”
  
  当然,我取的书名未必有多高明——只是我希望,挂上我名字的作品,起码表达的都是我的心意,而不是为了迎合市场而伪装出来的。
  
  然后就有朋友来找我谈心,说这段时间我出的两本书走的都不是很大众很畅销的路线,而且也没有配合做任何宣传活动,甚至没有进行业内盛行的“买榜”。如果我坚持自我,不准备市场化的话,可能我就要一直做一个小众作家了。
  
  但我压根儿就没有犹豫。我觉得我要继续做自己,哪怕代价是无法“出头”。
  
  首先我觉得“小众”这个头衔格调十足。然后,我觉得,属于我的读者和市场,贵精不贵多。其实不管是开一场几万人的演唱会,还是面对台下只坐着一两个人的音乐分享,我们都可以用尽全身力气,痛快地唱下去,不是吗?
  
  那么问题又来了——
  
  有可能,我现在全心全意坚持的这件事,最终也没有给我带来很辉煌的成果。有可能,我一直就停留在自娱自乐的阶段,上不了什么排行榜,也拿不到多高的版税,根本赚不来让家人在社交场合夸耀的资本。那么是不是,只要等不到一个扬眉吐气的大结局,我的一切坚持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呢?
  
  当然不是!我写自己想说的话,做自己满意的作品,读新奇有趣但可能找不到工作的电影专业,为自己勾勒一种赏心悦目的生活方式……在这个坚持的过程中,我本身就是在享受。
  
  如果我们只是把某件事物当作是达成某目的的一项工具:例如我们去健身,是为了瘦,是为了美,是为了大功告成之后吸引更多人的青睐,而健身的过程对于我们来说是一种煎熬——那么,当我们说自己喜欢健身,事实上我们只是在推崇它的“外在价值”。
  
  但我追求的是“内在价值”,就是在享受这件事情本身,没有把它当作达成目的的工具,不在乎得到的结果如何——例如我们不在乎体重减没减,我们只是觉得运动让自己很快乐,那么我们就是在享用它的“内在价值”了。
  
  我记得在电影《三傻大闹宝莱坞》里,那个想当摄影师的儿子,去与一心希望他成为工程师的老顽固父亲沟通。他说:“如果我去当摄影师,也许我会挣得少一点儿,过得辛苦一点儿,但我这一生都会很快乐。”那个父亲听罢,颤抖着手,震惊而难以置信地,抚摸着他为儿子当工程师而新买的电脑。我本以为他会大发雷霆,结果他却在半晌之后吐出一句:“退了这台电脑,应该可以给你买一台像样的相机吧。”
  
  生命本身也是一个过程,我们为什么老想着某个节点便是自己的结局?我只是觉得,在我可承受的范围内,应当努力去追求那些令自己开心的事情。哪怕终究无法用世俗的标准来证明自己的“成功”,难道做这件事就不值得了吗?
  
  人生最值得,莫过于心甘情愿。
  
  我想,我追求的,从来都不是一个大放异彩满载而归的大团圆结局,而是努力去做一件从头至尾都令我热爱和享受的事情,即便到了终点也一无所有——我在这个过程中,也还是很快乐的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