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屋
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读者文摘 > 点滴 > 与时间对酌

与时间对酌

时间:2013-08-17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一个人无法与时间较劲,只能与时间对酌。
  
  一个人怎么能打败时间呢?庄子曰:“人生如白驹过隙,忽然而已。”人,被时间的洪流裹挟着,顺流而下,归于自己的大海——墓地。人,无法逆流而上,更不能让时间停滞。时间,永远是强大的,与其让它成为我们强大的敌人,毋宁让它成为我们温和的朋友。怎样让时间成为我们温和的朋友?与时间对酌吧。
  
  征服时间的人,永远两手空空。就像手中的沙子,你握得越紧,它越可能从我们的手中漏掉。你无法与时间对决,被打败的永远是你。换一个角度,与时间对酌,也许你倒可以把时间牢牢握在自己手中。
  
  就像对于烈马,单纯使用皮鞭,无法把它征服。如果使用匕首,你可以杀死它,但你却得不到它。时间就是这样一匹烈马,你不可能用武力将之征服,你所应该使用的手段,是抚慰,是亲近,是信任,是关怀,是与之面对面的交流。一句话:与时间对酌。
  
  有多少人被从时间的烈马上颠了下来,有的摔成重伤,有的甚至摔死。那是因为,他不懂得与时间对酌,他把时间逼得太紧,他对时间索取得太多,在时间面前,他过于自信,甚至显得傲慢。他用皮鞭不断抽打着时间这匹烈马,为了心中遥远的梦想,他甚至不容许时间稍停片刻,饮水,喘息,或者低头盟几口青嫩的野草。他太自我了,以致忘记了时间本身也需要歇息。他把时间快要逼疯了,结果,时间把它掀下了马背,毫不留情。
  
  上帝用六天创造人类及万物,第七日,上帝让人类彻底地休息。这一天,上帝让人类从容与时间对酌。其实,一周之内,不止礼拜日,每一天,我们都要学会与时间对酌。与时间对酌,就是与我们摧心对酌。我们放下身外的世界,回到内心,端起浅浅的酒杯,微笑着,与时间对酌。“引壶觞以自酌,晚庭柯以怡颜”,陶潜似的悠然,令人动容。
  
  黄昏时,一个人静静坐在公园的铁椅上,看护城河对岸的夕阳缓缓沉落到苍黑的古城垣后面。硕大鲜红的夕阳,无声沉落,这样的时刻,你甚至可以听到时间“哒哒”流逝的清晰的马蹄声。一个人,在渐渐合拢的晚烟中,与时间对酌,就觉得一个人的一生,简直就是一瞬。“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”,苏东坡的感慨,在夕阳缓缓沉落的背景中,显得特别真切动人。
  
  就像你不可能阻止一朵花的开放,更不能阻止一朵花的凋零。对于一朵花,你什么也改变不了。同理,对于时间,你什么也改变不了。何必要与时间对峙呢?庄子曰:“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。”既然我们无法阻止一朵花的凋零,那就站在一边,静静欣赏一朵花的曼妙,恒河沙数的鲜花,开了又谢了;恒河沙数的人,来了又走了。我们什么也改变不了,但我们可以怀抱一颗安静的心,静静地,感受宇宙的浩淼,感受人性的光芒,与时间对酌。
  
  与时间对酌,不急也不躁。你不可能置身在时间之外,你不可能把时间封冻,像一条停止流动的冰河。你要学会与时间和平共处,静静地,怀着一颗慈悲的心,看时间的刻刀在你的额头刻下深深的印痕,看时间的清风在你的眼角,吹皱一池春水。看着你的关节变硬,看着你的脊背弯曲,看着你的乌发,一点点浸透银霜。老子曰:“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。”时间对人,岂有恶意?时间对人,岂有偏私?“夫大块载我以形,劳我以生,佚我以老,息我以死。故善吾生者,乃所以善吾死也。”庄子,就是这样一个学会与时间对酌的人,他尊重时间的无私,顺应时间的洪流,所以能善始善终,与天地精神相往来。
  
  陈子昂在《登幽州台歌》上,发出了千年浩叹: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,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。”诚然,每个人都要被时间的洪流裹挟而去,然而,学会与时间对酌的人,却可以少一点陈子昂的忧愤,多一点自在从容。同样是水,孔了看到的是“逝者如斯夫”的紧张急迫,李白读出的,却是“桃花流水杏然去,别有天地非人间”的优哉游哉。孔子与李白,同是伟大的文化人,没有高下之分,然而,李白是一个学会了与时间对酌的人,他滤掉了时间带给人的那一份焦虑与局促,只留下从容与优雅。
  
  与时间对酌,其乐融融。